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剑 真诚欢迎您

穷也好,富也好。得也好,失也好。一切都是过眼烟云。心情好就一切都好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! 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 面对强大的对手,明知不敌,也要毅然亮剑,即使倒下,也要成为一座山,一道岭!这是何等的凛然,何等的决绝,何等的快意,何等的气魄! “剑锋所指,所向披靡。”

网易考拉推荐

冬天的遥望  

2009-12-20 14:46:25|  分类: 情感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    又一个冬天来临,平静的夜一如往昔的沉寂。妻子早已经睡下,我独自坐在窗前,点燃一颗香烟,去遥望天空中挂着的一弯残月。窗外清冷的空气悄悄钻进来,凝成一个冰点,潜伏在心底一隅,悄悄开启记忆的闸门,带我走入那段痛与快乐之中。
    四年前,因为不服老的一颗心让我学会了上网,而平淡的家庭生活更让我迷恋上了QQ,这虽然是一个聊天工具,但我却把它当成了我寻求慰藉的一架桥。不过,我有一个原则,我是绝不主动加好友的,为了自己那一点点高傲和自卑,更是为了不让自己真得叛离经营了十四年的家,所以,我更多的是面对着QQ发呆。就在那一个冬天,清清朗朗的月夜里,“梦”加上了我,当我问她加我的原因时,她发了一个笑的表情,然后打过一句话:“缘需要理由吗?”就这一句,我认定了她便是我的等待,我有些欣喜若狂起来,那一夜,我们聊了两个小时,尽管妻子催促了很多遍,我仍然依依不舍。
  之后的每天夜里,我们都会聊上一两个小时。天文地理,诗词歌赋,阴阳八卦,商贾市侩,旧俗新潮……无一不成为我们的话题。在聊天的过程中,我发现她很博学,而且性格也很直爽,便铁定了这个红颜知己。聊了一个月后,有一天,她向我要手机号,我有些犹豫,毕竟虚拟的网络中所发生的一些事,总让我想起一种不安,况且,我们相识不过刚刚一个月。我正踌躇问,她发过信息来,一串数字——她的手机号,外加一句话:“你是不是男人?”我突然有了一股勇气,想都没想,立刻拨了那几个数字,电话接通后,一个很爽朗的声音,伴着一阵惊喜的笑声,我也笑了,只悄悄说了一句:“挂了吧,长途很费钱的。”我正后悔自己怎么冒出这么一句话时,她却很懂事地挂了,然后,发过来一句话:“你倒挺会过日子,算是个好男人!”我更加惊奇起来,她竟然没有骂我小气。提到过日子,自然我们聊起了家庭。
  其实现实生活中,我一直很少与外人谈起我的家庭,男人,大都会如此吧。十四年的夫妻生活,即便娶个杨贵妃,或许也早已没有了曾经的激情与浪漫,天天浸泡在柴米油盐里,再有钱的人也会觉得累,更何况我们是工薪阶层。当我把一肚子苦水向她倾诉时,她静静地听着,偶尔会发过一个表情,配合着我慢慢说下去,当我打字打得手都酸了时,她发过来一杯咖啡,我心里仿佛卸下了一块石头,惬意地哼起了小曲,没想到,却吵醒了妻子,与我吵了一架,因为我上网的时间超出了规定的时间——两个小时。妻子不停地唠叨:“你就熬吧,你就熬吧,看你的头发剩几根儿了?我看你非得要熬死不可!”
  之后的一周,我没跟妻子说一句话,其实也并不是因为吵架的原因,本来俩人之间的对话,不是油要涨价,就是儿子淘气,夫妻之间的话只有在电视里才能听到,如果与她说话只是为了听她唠叨这些,我还不如缄默。当然,我也没有上网,我可不想往枪口上撞。
  一周后,我收到她的信息,只一个“?”号,我便回了一个“!”号,然后再也没有互发信息。晚上,开了QQ,一连串的留言都是她的问候与担心,我有些感动,也觉得对不起她,她自有她的生活,我何苦让一个弱女子为我担惊受怕呢?她见我上了线,急切地问:“是不是吵架了?”要不是守在电脑前,我真以为她来我家看过。我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,然后不再说话。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,好在她也没提,然后我们一如既往地继续我们的聊天之路,一切都是那么默契,好像我们的联系一天也没有间断。在这每晚的交往中,我得到了一种放松,心情出奇地好,更让人幸福的是,她总会在我烦闷或者天气突变时,通过手机给我一两句宽慰和关怀,如同她生活在我的身边。
  平安夜,她打过电话来,这是我意想不到的。我没敢在屋里接,悄悄走出家门。一连串的问候与祝福,让我在兴奋中木讷起来,只是连声道谢,再无别话。妻拿着一件衣服追出来,问我:“怎么用普通话?谁打来的?”我有些惊惶失措起来:“是一个朋友,没什么事,只是节日的问候。”妻子没有再问,把衣服递过来:“要打就在屋里,外面这么冷,感冒了还得我伺候你。”那一夜,我没上网,心里总觉得有些歉疚,可当我要跟妻子亲热时,妻子却冒出一句话:“什么节日啊?”我的兴致一下子全被扫光,眼睛一闭打起呼噜来,留下妻子辗转反侧。
  放了寒假,妻子放宽了一个小时,我有了更多的时间上网,这让我得以与“梦”有了更进一步的交流。其实我总认为聊亦无聊,但与“梦”聊兴致却是有增无减,尤其是当聊到各自的家庭时,更是滔滔不绝。可是,总有那么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出现,让我唏嘘不已。原因是“梦”结婚七年了,她的感觉竟与我相似。我知道“梦”是一个贤妻良母,我曾经开过她一个玩笑:“恨不相逢未娶时。”我慨叹,这样的好女子,怎么也会被俗事所累。如果,如果换作我,我一定不会让她有这样的感觉,从那一夜,我似乎在梦里有了一种期盼,遥望着远方,我时时地发出一声声牵挂……
  春天到了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春天,也许这个梦留给我的永远是快乐。
  三月三的晚上,我们聊得正欢时,她突然问了我一句话:“你和她那方面怎么样?”我尴尬起来,我当然知道她要问的是什么。虽然知道她的性子直爽,可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。我考虑半天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便问她为什么问这个,她叹息,说她老公大概有了外遇,经常夜不归宿……我沉默了,想了很久,我告诉她,想要拴住男人的心,先得拴住男人的胃,其实以往的聊天中,我告诉过她很多种做菜的方法,我埋怨她没有按我说的做。她说我说的已经是历史都不记载的方法了。我又想了想,告诉她,一个女人,要能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。她问我:“你夫人能吗?”我笑了,说不能。她又问我:“那你怎么不再找一个?”我说:“一个男人,娶了一个女人,就要守她一辈子。”她赞我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,是真男人。然后她又问我:“那你爱她吗?”我愣住了,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与妻子同苦同难的日子,我从一无所有走到今天,妻子承担得太多,虽然我们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但共同生活了十四年,各自早成了对方的一部分,至于那个“爱”字,我从来没有说出口过。我无语,默默地关了电脑,看妻子的被子滚到一边,伸手为她盖了盖,然后,我躺在床上,一夜未合眼。
  第二天,我打开QQ时,看到“梦”发过来的一句话:“恨不相逢未嫁时。”我不知所措,立马关了电脑,好久不再上QQ,只是与“梦”手机信息联系。
  从那时起,我开始怀疑自己:我到底爱着谁?
  春去秋来,转眼又到了冬天,我有了一个出差的机会,时间三天,到了目的地,恰好“梦”发来信息,我告诉了她我出差的事。第二天晚上九点,我刚要睡觉,“梦”的一个信息把我吓傻了:“我就在火车站,你来接我。”我没想到“梦”竟然会在此时来到我的身边,在房间里,我踱来踱去,左右为难。如果接她,我如何对得起妻子;如果不接她,一个弱女子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万一,万一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?我出了一身冷汗,先不想那么多了,把她接过来再说。
  到了火车站,我茫然了,周围都是人,哪一个是她。我那时真湖涂了,我们连视频都没有连过,又怎么会认出她来呢?我连忙发了信息问她在哪里,她回说让我在某处等着,我刚走到她指定的地点,身后便被人紧紧地抱住,霎时我感觉到全身沸腾起来,我知道那一定是她。我们都没有动,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,祈祷时间能够凝固……
  回宾馆的路上,我问她万一认错人怎么办,她笑了笑,只看了我一眼,没有说话。
  到了房间里,我有些拘谨起来。虽然这么长时间了,但这只能算是第一次认识,一时竟然无话可说。当她洗漱完毕,重新坐下时,我呆住了,我感觉她真的是我命里注定的缘,一切都跟我的每个夜里的梦相吻合。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她打断了僵局,聊了两个小时后,我后悔为什么当初娶的不是她了。
  时间不早,我站起来,说:“不早了,你也累了,我给你要个房间去,早歇吧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她忽然站起来,我立刻感到身子被芬芳与柔软禁锢起来,我有些眩晕,双手不由自主地开始去呐喊……
  “我爱你你却爱着她……”手机的铃声把我从梦中唤醒,我拿过手机,是妻子打来的,无非是以往的唠叨:有没有熬夜,有没有喝水,别舍不得吃,少抽点烟,啥时回来……我想你了……我起初一边敷衍着,一边不好意思地拿眼睛的余光去逡巡“梦”,可妻子的一句“我想你了”,却让我的脸胀得通红,这么多年来,这是妻子对我说的最亲热的一句话了,一时间,我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,不知是什么滋味……
  放下电话,坐下沉默了很久,我猛地站起来,走到床边,把被子铺好,把枕头搁平,回头对“梦”说:“你坐了一天火车了,累了,早点歇吧。”然后,我走出房间,身后传来一声声压抑的哭泣,把我的心撕扯得粉碎……
  那一夜,天下起了雪,我在宾馆的门口徘徊着,我的周围,是我自己踩出来的一圈圈的印迹……
  天亮后,我没有与“梦”告别,而是独自踏上了回家的列车。我想,既然“梦”能够一个人来到这里,自当也能够一个人回去……
  手指灼痛的感觉让我从沉思中惊醒,我连忙扔掉烟蒂,抬头看天上的月亮,如梦一般坠落。轻轻地叹口气,望着夜空,耳畔似乎有一首歌传来:“你在他乡还好吗?”又似乎有一首歌在流淌:“没有我你冷不冷?”
  不觉回头看,妻子的被子滚落床下半边。我悄悄走过去,慢慢拾起来,轻轻为她盖好。今夜,偎着爱人,我们应该都不会冷……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