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剑 真诚欢迎您

穷也好,富也好。得也好,失也好。一切都是过眼烟云。心情好就一切都好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! 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 面对强大的对手,明知不敌,也要毅然亮剑,即使倒下,也要成为一座山,一道岭!这是何等的凛然,何等的决绝,何等的快意,何等的气魄! “剑锋所指,所向披靡。”

网易考拉推荐

[随笔]岁月里  

2009-12-23 18:18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岁月里
    
    岁月是个什么玩意?我不能形容出来,即使可以从祖父、父母、自己和姊妹的脸上看到岁月,岁月仍然十分地模糊。书上说,岁月是无情的。我理解不到,在我的生活经验里,无情的只有人。什么让人无情绝情?生活。生活跟岁月有关系吗?没有。生活针对的是活人个体,岁月是平面的,对活人也对死人,它能让人的面目模糊,也能让人的精神显形出来,是干净丑陋还是大方自私,都让人看见。岁月就这么恐怖,可以刻划人,还可以让人藏不住自己。无论狡猾狡诈有多少个窟窿,岁月仍是会令其对象无处可藏。岁月有一双无所不能的手,会撕去人和这个世界的伪装,还原给真实。
    令人感觉不安的就是真实。
    我们总想避开真实,谋得自己的好处。我们的天性是自私的,无论现在有多少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为个人的伟大辩护,但仍然掩饰不了人的自私的天性。我们会设置理由,逃避伦理和公理的检查与惩罚。我们自以为是,却常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以为能瞒天过海,最后却是被缚龙绳绑住,坠落尘埃。岁月就这么残酷,就是隐私,它也会毫无顾忌地揭开。它只有还原了真相,人们才认识到它的力量。
    就像这个下午,我心惊胆颤的追问自己。
    为什么?我迷惑了。迷惑是一片海,或者是一片阴霾。在空旷或无边的灰色里,可以辨清地球的方向,却找不到心灵的方向。这是很让人痛苦的遭遇。令人六神慌张,患得患失,一筹莫展。
    外面是天河北路,斜对面是大都会广场、市长大厦、中信大厦。
    当然,和可以看到更多的房子,和远处披着薄雾的白云山。
    那些高低的建筑和不同颜色的墙面,就像无数双高低不同的女人鞋。广州没有女人性格,同样也没有男人性格,广州没有性格,像一团脓。而以前广州是有性格的,黄埔军校、广州起义赋予了这个城市火一样的激情。现在这个城市流着棉花一样的脓,让人无所适从。每个穿过这城市马路的人,都脚步匆忙,又孤孤单单。他们人模人样钻进了高楼大厦,然后又像老鼠一样从高楼大厦里溜出来。然后走在人行道上,鬼鬼祟祟,像狼。这是生活给他们的花衣,城市生活需要每一个人都要调整主张,符合食物、女人、工作和应酬交际的需要。
    我知道我需要这些,女人和孩子,房子和食物,理想和满足。
    我真的需要这些。但这些让我心里充满疑惑。我的生活就是为这些?不在广州,去北京,或者去乡村,这些都可以得到。但我为什么还在这里?在这里面对城市,然后把自己也装饰成了一座城市一样,彼此空洞又孤独地对望着,下午的时光轻飘飘起来,除了让眉头锁起来外,一无所获。我要把自己抛弃,把自己的一切都毁灭。或者,重新认识自己,弄明白自己现在的环境,弄明白那些看我的脸的眼神,弄明白我需要的,弄明白我不明白的一切。男人、女人、爱人和生活等等,都让我疲惫,让这个城市翻新花样,精疲力竭。广州正在变化,从窗里可以看到脚手架、吊塔和在马路上挖路的工人。这只是看得见的,看不见的,玻璃和水泥墙后面的脑袋,它们在怎样变化?我不知道。不知道,找不到距离,也就无法调整自己。我孤单地站在窗子后面,像地球的弃儿,看着下午的时光水一样的滑走。
    一个这样的下午,对于人生来说,或者无关紧要。
    但令人恐怖的是,我还不知道这样生活多久,多久才能让自己有脚踏实地地感觉,继续走自己的路,不犹豫,不彷徨,死心踏地的走。
    我不知道答案在哪里。
    我不知道有不有答案。
    我像陷在深渊黑洞里的一只小飞虫,或者是一只鹰,但都无法改变环境。我只有这样陷着,等着猎人,或者是一只壁虎来,将我带走,或者将我毁灭。就是这样吗?我的结局,我的生活?没有答案,在岁月里,城市是一堆没有灵魂的钢筋混凝土,过往的行人,也是两条腿的机器。
    岁月,这个时候像一把剔骨刀。
    人到中年,在岁月里,只有一副骨架。是被摧毁,还是成为标本,完全在于一个判断。这个判断会给骨架带来支撑性的力量,并赋予它价值。而这个判断,却不那么容易,我们没有慧眼,没有试金石,都像摸着石头过河的孩子。而河里不是流水,跑的都是钢铁机车。我们不会粉身碎骨,但我们会成为养护机车运行的润滑油。这是结局的猜想,重要的是现在下一个判断,我或我们如何拯救一下自己,让自己不这样惶惶,而是心安理得的面对着面,拿出我们的魅力,给这个城市安上性格。
    窗外的广州有点可爱起来,即使还有点面目狰狞。但那些绿化树、那些花花绿绿的行人并没有畏惧这个冬天。他们让这个城市有了生气,让岁月安好顺利,让人心怀向往。但我还是需要拯救,我在岸边了,我需要上岸,需要感觉到自己与大地的接触。
    然而,岁月里,我是一尾鱼,注定是不能上岸的。
    我的家,就是岁月。我的灵魂,就在水里。
    我在游着,为一眼清泉。
    2009.12.18
  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